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 >

《历史的温度》张玮:他和妻子双双成为自媒体大V

2019-09-18 17:17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2007年 爸爸闭翳 吕家声(Ben) (与欧阳震华、夏雨、王喜、杨怡、蒙嘉慧合演)

  恒大在世俱杯2-1逆转墨西哥美洲队,进入半决赛,接下来将要对阵的是强队巴塞罗那。那么,2015世俱杯恒大VS巴萨什么时候开始?

  虽然转会费在声明中没有提及,但媒体报道皇家马德里将从这笔交易中获得4000万欧元。

  张玮是个特别能讲故事的人。当他娓娓地向读者讲述“历史上的今天”那一桩桩事件的真相时,总能揭开幕布,让人看见一个个有真性情的人:被骂作“荡妇”仍不顾名利、献身科研的居里夫人,拥有天才却对前妻绝情的爱因斯坦,被误认为汉奸、47776王中王百度网,最后血洒沙场自证清白的抗日名将张自忠……

  当手机上、书本里那一屏屏、一行行有温度的文字,传播于数百万人之间时,殊不知他自己的人生早已在悄然间变成历史,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温暖故事。

  一直以来,张玮并未对自己的多重“标签”有何偏颇,只不过内心坚信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“媒体人”。在主流媒体从业的16年间,他深知“如何说话”,但不确定自己说的话是否“有人能懂”。因此决心改变,变成一个“说书人”,让历史不再冰冷,开始有血、有肉、有愤怒、有高兴,开始拥有一切情绪。

  2013年3月21日,这是张玮在主流媒体工作的第14个年头,这一天他记得格外清楚。那天,因为解放日报准备入住微博平台,于是来到腾讯大申网,听取一些关于腾讯微博的介绍,这也是张玮初次与大申网结缘。

  “当时有一个男孩子,他是第五个上来介绍的,他说前面有四个同学已经介绍了腾讯微博我就不多说了,我给大家介绍一个叫‘微信公众号’的好东西”。

  这个“好东西”瞬间引起了张玮的兴趣,开始滔滔不绝的提问。现场同事会后调侃“张玮,前几个产品不见你说话,这微信公众号全是你一人提问”。

  张玮的热情还不止于此。当天晚上回家之后,他立刻注册了五个“公众号”,其中一个就是如今耳熟能详、由他妻子主持的时尚大号“石榴婆报告”。

  如此看来,从记者转型成为“自媒体人”似乎是机缘巧合。但在张玮看来,这却是必然的结果。

  “如果你热爱写文字,又有一段时间没什么机会写——我从2013年开始就基本不具体写稿了——那么就会有一部分写作精力是溢出的。所谓溢出,就是如果你长时间没有写作,你会觉得有一种要写东西的欲望,这时候就需要其他的排解口”。

  “微信公众平台当然是最早出现的移动端优质阅读平台之一,不过直到现在,我选择它最重要的原因是它的分发机制,就是它不会强行给你编排头版或推荐(当然现在也有“看一看”这类的尝试了),你觉得谁好看,你自己去follow谁。你有真本事,你就可以出得来”。

  故事的开头还有个彩蛋。那天,张玮登陆“馒头说”账号,准备在上面创作一番时,意外发现忘了账号密码。好在最后密码顺利找回,“馒头说”正式开始更新‘历史上的今天’。自此以后,张玮成了那个爱讲故事、会说历史的“馒头大师”。

  从2016年至今,从馒头说发布第一篇“历史上的今天”开始,张玮总共发布了380余篇文章。出于对纸质书的青睐,他将380篇文章结集成书,变成了如今三本可以捧在手里的《历史的温度》——第四本马上就要付梓。

  很幸运,张玮在平台上找到了一群志趣相投的人。他们和张玮有着一样的喜好,被他的文字吸引。

  “作为纸媒人原来也是在写字,而且是在媒体上。但纸媒受技术所限,你很难知道一篇文章发出去后,有多少人说你好,有多少人说你不好。但是互联网解决了这个问题,和读者的互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”。

  这种互动从公众号的线上平台蔓延至线下,让原本有些“宅”的张玮,开始变得乐于“见面”。

  张玮原本对于签售会这种形式十分不解,他读过一本日本小说《孤独小说家》,对其中作为作者的男主人公很有共鸣:不爱社交,不爱签售。但当他第一次去到签售现场,看到素未谋面的读者为了这本书,从四面八方赶来,会带来一些小礼物,会说上一些鼓励的话,他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动。

  “我印象最深的是,今年去广州(签售),有一对读者夫妇是在桂林开烘焙坊的,他们从桂林坐火车过来,自己做了两个蛋糕。一打开,一个是我的微信头像,还有一个是做成了一本《历史的温度》书的样子,非常逼真,当时就惊呆了。这些都是和读者互动带来的动力。”

  温度本来就是双向的,当张玮将温度的力量注入文字、跃然纸上时,读者们的温度也悄悄走进张玮的心里。

  今年6月,张玮在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为什么说,我们还是要读点》的文章,并以此推出由他担任主讲人、复旦文基班团队共同打造的‘给孩子们的《论语》课’。张玮开始有了一个新称号——张老师。

  虽然现在是《论语》的推广者,但张玮在复旦文基班初读《论语》时对其印象并不太好,甚至有些抵触。直到深入学习之后,才开始逐渐感受到儒家文化的“魅力所在”。

  “(以前)看的时候就觉得,原来那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言和道理,都是出自《论语》啊!进而就觉得孔子这个人是了不起的。但是觉得读晚了,早点读到就好了。所以才产生了要把论语介绍给孩子的想法”。

  “我发现后台很多年轻的爸爸妈妈,会在睡前给孩子讲“馒头说”里的那些故事。我觉得,父母说支持孩子看这些,也是希望孩子能够从现在一些不太认可的潮流文化中,分出一些精力来关注一些传统文化、关注国家、关注民族、关注过去,甚至是屈辱。”

  粉丝的需求成了最大的动力,让张玮想试着和大家聊聊中国古代的一些经典著作,无形之中成为传播传统文化的“推进者”。张玮坦诚说“我绝不是什么教育者,我只是出于自己一个分享的本能——我觉得是好东西没,就想和大家一起分享”。

  什么是好东西?就文章来看,在张玮看来,有质量的好内容最重要的原则就是“文责自负”。能够经得起推敲,负得了责任的东西,才能称之为“好东西”。但“好东西”,尤其是历史专业类的文章,往往会有一个问题:比较晦涩难懂。

  “进入互联网时代,人们理解方式、说话方式、阅读方式都会有变化,但是传统的经典的东西放在那里它是不会变的,所以要去赋予它一种新的传播方式,让人们更好地去理解”。

  当年五个公众号之一的“石榴婆报告”如今已成为时尚界的标杆,而这个号的经营者正是张玮的老婆——“石榴婆”。时尚界的事情张玮不太懂,反正他也只喜欢穿纯色T恤加牛仔裤。同样,谈论历史,“石榴婆”也并不感冒,两人的工作完全是一个“古往”,一个“今来”。虽然兴趣不同,但在新媒体传播领域两位都是好手。张玮和太太同是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传统媒体,任职多年后选择辞职,开始成为一个完整的自媒体人。

  通常我们想来,自媒体人的生活时间自由,毫无管束,是世界上最自在的一群人。张玮立刻驳回了这个说法。

  “我们每天早上九点多起床,十点多去公司,之后就一直写,直到凌晨一两点。哪怕是出去休假游玩,我们两个永远都是一人带一台笔记本;到了房间,就面对面打开笔记本开始写稿”。

  去年,张玮和太太带着孩子坐迪士尼邮轮去加勒比海。为了保持更新,两人在邮轮上不惜以89美元/GB的高价购买流量,每人都买了好几GB,为了完成当日的公众号撰写及更新。张玮曾自嘲“这是我发过最贵的一篇文章”。

  在工作时,两人都是“工作狂”;但在家庭上,两位都是柔情似水的“好父母”。

  张玮去年离开体制内工作,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想多照顾家庭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因为日夜编辑的特殊工作时间,导致他工作日几乎没法见到女儿,对此他感到愧疚。

  “小孩在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不可逆的,错过就错过了。所以我们必须要做一些取舍”。

  为了不错过每一个“成长细节”,张玮力争高效地完成每天的内容,太太则是尽可能地推掉大量国内外的秀场和出席活动,两人每天保证3-4小时陪伴孩子。翻看张玮的朋友圈会发现,他每年会带着孩子和太太去到不一样的城市,参加不一样的活动,拥有不同体验的“家庭时光”。

  纵然整日在多重身份间“切换”,但张玮更多的像是一个摆渡人,一个历史的摆渡人。不急不缓,不迎不拒,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,用真实温暖、打动人心的文字陪伴无穷无尽的更替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